早上起來那件荷葉邊睡衣也是在胸口鈕子全開的狀態是什麼一回事啦囧……
還要是夢到的是達央……(默)

我說啊﹐今天跟wan一起走回校時﹐wan說達央是「鹹濕佬」……
達央只不過說話是エロ一點就是嘛……
姓尹的﹐星期一你就死定了(微笑)

話說去看了聲優們的夢嘛﹐之後看杉田的夢看到囧了。
杉田夢的女主不是死腦殘就是很エロ嘛。
不是很喜歡無視杉田說的話就是跟杉田一起耍笨﹐比較有腦一點就是要求杉田跟她低聲說話﹐就算エロ一點也沒所謂(還是越エロ就越好)
之後小小狼說那根本就是我來的(倒)
我很想問一句﹐我有那麼糟糕嗎﹖可是大家都說有……
杉田容許她耍笨也算了﹐最重點的是杉田說她好可愛才是重點啦
那不是可愛好不好﹖是腦殘啦是腦殘啦﹗
明明我就沒那麼殘﹐可是零卻說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之後今天放學回來看到個什麼什麼網﹐是測你現在想的人是誰還是什麼的
反正我測了很久還是杉田就是了…明明我是想測達央的說
之後測小光的也是測不到的啦﹐不管他了。

跑去看APH﹐畫風就不說了﹐可是真的很好笑。
呃﹐該說其實很雷吧…
那個日/本好可愛好有趣﹐我很喜歡那套軍服啊
中/國很像神威(外表)也很像神樂(尾音)總之很像那對兄妹就是啦。
之後Q版的意/大/利和神/聖/羅/馬好萌啊……
能煮到一個能吃的即食拉麵真的很厲害耶對我來說。
重點是能吃的﹗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獨個兒煮食啊。平時上烹飪課都是跟同學一起做﹐所以這是我的第一次。(喂)
之後就是好像煮得太久了…有點難吃……

之後拋棄英文書跑去看新番了。
政宗好萌啊。
政宗的打﹐我會心痛的啊
之後又播回政宗被小十叔海扁(是調教吧)的一幕﹐政宗好可憐……很痛對吧﹖
我的心也很痛啊。(你走開﹐你明明看著螢幕在笑的)
政宗過來抱抱吧﹐我給你安慰。
話說上集政宗那包著繃帶的樣子﹐為啥沒截下來的……明明我還看到噴血了啊。

很強的馬
嗯﹐我說啦﹐幸村你這樣虐待馬的話﹐小心被人告的喔。
猿飛佐助你嘛﹐陪著他一起顛我就沒話說了。
還有﹐為啥月亮要是紅色的﹖

變帥了的小十叔
小十叔突然變帥了(喂)
不是說平時的小十叔不帥啦﹐只是髮型真的有點怪…
這一幕明顯的帥多了﹐型啊小十叔(姆指)


basara3.jpg
basara4.jpg
別問我為啥截這兩張圖。
不覺得他們很有趣嗎﹖好像在爭奪男人般……錯了﹐是在爭奪寶物寶物﹗伊達家的寶物啦…可是伊達家的寶物不是政宗嘛(炸)
這兩個男人都不准搶政宗﹗政宗是本小姐的﹗

basara5.jpg
這場森林大火(誤很大)很壯觀啊(遠目)

basara6.jpg
截到了(笑)
身材很好嘛﹐政宗樣

basara7.jpg
幹嗎這樣子﹖
是誰把你弄得那麼痛啦(喂喂自重一下)
老實說﹐樣子很誘人耶……

basara8.jpg
我說武田大叔你在政宗房門外幹嗎﹖
你對政宗幹了些什麼﹐啊嗯﹖(挑眉)
還有你﹐政宗﹐不要一開口就是問幸村的事好不好﹗

basara9jpg.jpg
很誘人耶o口o
那麼誘人幹嗎﹖那樣子和那嗓子……害我又噴血了耶(指)
中井的英文沒得比﹗來當我的英文老師吧(扯)

話說幸村被炸飛(對﹐是炸飛)的時候﹐猿飛佐助飛上(對﹐飛上)半空救他的時候﹐我笑了。
抱著啊抱著啊(指)不過我懶得截了﹐這套只需24分鐘的動畫我也看得太久了……
結果我還是倒回去截是怎樣……
反正圖在此啦。
basara10.jpg
感覺上猿飛佐助(不能叫名字啊真麻煩)被人崩壤了……
算吧我又不是他的飯。

之後事件就隨著松永大叔的自殺就完了﹐那三個暴走族小卒也沒事囉。
我說啊﹐松永大叔你是不是很喜歡炸彈﹐別告訴我你是炸彈人的父親喔﹗

之後嘛﹐去看07-ghost了﹐被我遺忘了很久的說。
アヤナミ樣﹐我來了(炸飛)

其實當工廠女工也很快樂。
釘紙其實很好玩。
釘的那一刻真的很爽啊﹐之後我們的手腳很勤快。
我和希二人在半小時內釘好205份什麼閱讀報告。
我們可以去報名參加什麼釘紙比賽了啊。
之後長大後的工作是工廠女工﹖

話說放學也是跟偽正太一起放學﹐他的話並不多啊。
兩人一起沉默雖談不上尷尬﹐但是也不好上那兒去了。
總是有種奇怪的感覺。

跟魏淑去了7仔吃撈面和大杯裝的青蘋果味芬達。
途中從樓上下來的wan加入了。
話說我不喜歡跟別人同時吸著飲管。今天當魏淑一靠過來想要喝的時候﹐我很快的彈開了。沒辦法啦﹐就算是男朋友我也應該不會跟他一起喝吧。因為我真的好不喜歡這樣。
不過﹐用同一支飲管我倒是沒啥所謂耶。真奇怪。

試戴黑粗框眼鏡﹐wan說可愛。
但是我自己不太覺得啦﹐還可以吧。
魏淑不戴眼鏡的樣子有點奇怪﹐是看不慣嗎﹖

本來要補習的﹐但臨時取消了。
結果在努力碼字﹐碼得好辛苦啊﹗
聰明的女主是討人喜歡﹐可是不好寫啊﹗

哎呀呀。
好忙啦。
忙到連日記也沒空寫了。

最近少了看夢小說。
特別是裡夢。
我說﹐政宗的裡夢是好看(喂)﹐不過對我來說太激了。
其實啊﹐未滿十八歲看裡夢是合法的嗎﹖(汗)
總之政宗的用刀鞘●那兒應該會很痛就是。

之後最近對阿歲的愛在暴增中。
對政宗的愛﹐沒有變啦﹗
看到戰b那集政宗受傷我可是心痛得很耶。就這樣從馬上倒下來……很痛吧﹖

最近發生了什麼事﹖大家都很奇怪。
唉﹐難道這就是成長階段中的重要一環嗎﹖
老實說﹐我未試過這種感覺。所以﹐很對不起﹐我不懂去安慰。

有點短﹐但是。
以上。

真的在懷疑製作組裡是不是有腐女存在。
實在太腐了啊啊啊啊啊啊﹗(噴鼻血)

政宗樣你真的太萌了﹐說英語時被萌殺了。
那麼有型幹嗎﹖嗚嗚…這樣就成功秒殺了我。
不要再誘惑我啊啊啊啊﹗

話說可以不用太強調政宗和丸子幸之間的事嘛。
特別是猿飛佐助(不得不打全名)﹐你你你﹐你說什麼那傢伙有人愛著﹗
政宗才不是叫那傢伙﹗還有﹐有人愛著政宗很出奇嗎﹐啊嗯﹖

那個慶次也很過份﹗
什麼叫一提到幸村時政宗一臉爽歪歪的樣子﹗
給我去死吧﹗

我要說一句﹐

政宗是我的﹗

這回也是說昨天的事啦。
話說昨天很遲回家﹐是說這個星期我也很遲回家就是。
每天也是過六點才回到家呢﹐不過昨天特別遲﹐回到家也七點鐘了。
不過沒有被人罵啦﹐因為我有打電話回家說我要遲回家。
就因為我有打電話才沒有沒人罵呢。若沒有的話﹐我不太敢去想像了。

平時那麼遲回家都是放學跑去吃東西啊邊談天﹐談到五點幾才跑去等小巴。
之後通常也要待好幾架小巴才有位子塞得下我們四個人。
所以那麼遲回家是有原因的喔﹐才不是跑去哪兒遊蕩看帥哥啦。

昨天也是有原因的﹐就是全校轟動的(我覺得是啦)師生籃球賽。
上年不知道為啥時完全沒看﹐今年卻是看足全場。
呵呵﹐有我們班的Mr. Lo嘛﹐加上Mr. Chung﹐所以要去支持支持。
考完地理之後去看比賽。
很多人啊(我覺得有大半個學校的人在)﹐而且大家的尖叫聲有點吵。

不過我也在尖叫啦……我是有自覺的﹗
可是真的很有型嘛﹗
不過有某些老師就…嗯﹐不予至評。
比方說某姓的鄭的﹐也比方說某姓甘的和姓趙的。
前者是來跌的﹐後兩者是來抽水的。
還有姓司徒的是來跑步的……
最後老師隊獲勝﹐這是正常的讓賽賽果。

看完比賽也六點了﹐之後搭車回家。
吃完飯時﹐拿袋子出來﹐大家對袋子上的扇子很有興趣嘛。
當我打開迷你扇時﹐我媽的反應是:

「帥嗎﹖我覺得很像鬼。」

你在說什麼啦啦啦﹗
阿歲是薄櫻鬼啦﹗可是樣子才不是鬼﹗
說什麼啦你﹐這不是叫蒼白﹗這叫病態美啦﹗
不是柔弱﹐是文藝型啦﹗

切﹐都不懂欣賞的﹗

星期六那天﹐要去上最後一課的拔尖。
說真的﹐我很不想去上啦。不過是最後一課﹐那我就免為其難去上吧。
更何況﹐寫家長信很麻煩。

七點左右就爬起床了。很睏的說。
八點很準時到了觀糖的藍藍路。
之後才發現款不來跟我吃早餐了……
在藍藍路磨時間﹐九點跟款去上學。

上完拔尖之後搭1A上日文。
跟小小狼到了課室門口卻遲遲也不入去。
反正也遲到了﹐也不差遲多一點吧。←藉口
在門口研究暑假上什麼課﹐找到劍道的時候我們很興奮。
之後得出結果﹐我們又蹺課了。
原來蹺課成了習慣。

跟小小狼一直磨到五點左右去搭車回市中心。
在元氣裡跟爸媽他們說我要去學劍道時﹐他們呆了。
嗯﹐是看著我呆了。

之後我媽說了一句﹕學劍道很貴的耶。
所以我就語重心長地解釋不用那麼多錢啦。
我爸也加嘴說﹕只要買竹刀的話就不太貴耶﹐一把竹刀很便宜。
當我充滿希望的看著我爸﹐他卻說了一句。
「搞不好被人砍兩下就不學了。」

這是什麼意思啊嗯﹖
是誰說我是這樣廢柴﹖
我知道學日文那兒是失敗了點……可是也不需要這樣評定我吧…

話說跑去看了魯魯修。
魯魯好帥﹗(如果你當晚在我家的話﹐你會看到一隻熊貓在廳裡對著電視雙眼冒心)
之後他那句“Checkmate”好棒。結果我愛上了這句﹐雖然我不太懂下西洋棋。
但當時啦﹐我聽到這句的腦袋只想到仁王去了……那個叫Checkmate的仁王夢啊……
大概﹐之後我去信和的話﹐連魯魯也一起敗吧。
銀魂就很少敗了﹐嗯。
最近在敗網王和薄櫻鬼。

嗯﹐結束了喔。
話說以上都是說昨天的﹐今天的沒什麼好說。

看到沒有﹖一定要叫﹗
一定要叫我做筆頭夫人﹗
雖然不叫也沒所謂啦

呵呵呵
筆頭夫人麼﹖呵呵呵
(此人已瘋﹐請無視)

好開心喔筆頭夫人叫得真好聽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達央式六段笑聲)

啊﹐要維持淑女形象
呵呵(掩嘴笑)

Read more >>
我說﹐現在我很冷血。
看到爸媽在吵架時我還可以若無其事地吃著我的晚飯。
嘴角還要在微笑著。

初初他們在吵時﹐我問了一句﹐能吃飯了嗎﹖
看到媽在哭時﹐我只萌生了一個念頭。

去廚房拿菜刀。

不過很可惜﹐我家廚房是沒有菜刀的﹐好像只有一把生果刀。
啊﹐反正這頓飯我吃得飽就是了。

一早就給杉田的聲音吵醒了。之後發現杉田不是睡在我身旁。(喂別給我想歪去了)
啊﹐如果杉田睡在我身旁多好呢。呃﹐我是說如果。
是真的話大概我會踹他下床之後去找菜刀再找地方把屍體埋掉才意識到我該很高興才是。(好長的一句<遠目>)
反正我就在六點半被包包中的杉田(這是啥)吵醒了。用唇堵住他的嘴之後就再去睡了。

再次被人叫醒不過今次不是杉田是老媽﹐半睡半醒之間搭車去吃藍藍路。
再在半睡半醒之間搭車去拜山。話說在車上打開著書又不在看那麼打開書來幹嗎…
搭的士上山。我未試過要特地跑去找的士來搭的﹐今次是第一次。
下了的士還要走回頭﹐那麼搭的士來幹嗎…
不管了﹐總之跟我媽在我的理論上吵了一輪。

再去油麻地配眼鏡﹐那間東東沒開門。回市中心修理就算了。
之後回市中心吃晚飯﹐買了一本教作文的參考書。話說那本書好像挺廢的樣子。
陪弟到冒險樂園洗錢﹐只能說我今天運氣真的很差。
到別府吃飯﹐那個人下錯了單耶。沒發燒吧﹐啊嗯﹖
話說蔡依琳來開什麼簽唱會﹐很多人﹐我沒興趣看就是。

回家打文沒靈感﹐明明在車上想到很多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