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也是說昨天的事啦。
話說昨天很遲回家﹐是說這個星期我也很遲回家就是。
每天也是過六點才回到家呢﹐不過昨天特別遲﹐回到家也七點鐘了。
不過沒有被人罵啦﹐因為我有打電話回家說我要遲回家。
就因為我有打電話才沒有沒人罵呢。若沒有的話﹐我不太敢去想像了。

平時那麼遲回家都是放學跑去吃東西啊邊談天﹐談到五點幾才跑去等小巴。
之後通常也要待好幾架小巴才有位子塞得下我們四個人。
所以那麼遲回家是有原因的喔﹐才不是跑去哪兒遊蕩看帥哥啦。

昨天也是有原因的﹐就是全校轟動的(我覺得是啦)師生籃球賽。
上年不知道為啥時完全沒看﹐今年卻是看足全場。
呵呵﹐有我們班的Mr. Lo嘛﹐加上Mr. Chung﹐所以要去支持支持。
考完地理之後去看比賽。
很多人啊(我覺得有大半個學校的人在)﹐而且大家的尖叫聲有點吵。

不過我也在尖叫啦……我是有自覺的﹗
可是真的很有型嘛﹗
不過有某些老師就…嗯﹐不予至評。
比方說某姓的鄭的﹐也比方說某姓甘的和姓趙的。
前者是來跌的﹐後兩者是來抽水的。
還有姓司徒的是來跑步的……
最後老師隊獲勝﹐這是正常的讓賽賽果。

看完比賽也六點了﹐之後搭車回家。
吃完飯時﹐拿袋子出來﹐大家對袋子上的扇子很有興趣嘛。
當我打開迷你扇時﹐我媽的反應是:

「帥嗎﹖我覺得很像鬼。」

你在說什麼啦啦啦﹗
阿歲是薄櫻鬼啦﹗可是樣子才不是鬼﹗
說什麼啦你﹐這不是叫蒼白﹗這叫病態美啦﹗
不是柔弱﹐是文藝型啦﹗

切﹐都不懂欣賞的﹗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