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傳說的人渣。←別傢伙是這樣說我和我的朋友的(如果我沒理解錯誤)
我不是榎木津(不知道他是誰的人給我去看看京極堂系列)﹐我不會看到別人的記憶。
你不說﹐我不會知道。當然﹐你說了﹐也不代表我會有興趣聽。

既然你已經幹到這一步了﹐那麼﹐我也不介意跟你對著幹。或許﹐更絕的事我也做得出﹐天知道。

對於憎恨的傢伙﹐就要踹到地獄去。
對於背叛自己的傢伙﹐應該得到懲罰。

這是Liar Game中秋山跟小直說的。
自問﹐我不是死正直的小直那一類型﹐所以嘛﹐

對於自我中心的傢伙﹐由他活在自我世界去就好了。
我這兒可是不什麼慈善中心啊﹐不付出是得不到回報的﹐這是規則。

只要別人給你真心﹐但自己什麼也不肯說的話﹐
很抱歉﹐我不想跟你當朋友。
你對「朋友」的定義太恐怖了。
只要對話中有Dead air就融入不了圈子嗎﹖難道你對朋友這詮釋就是要不斷的聊天嗎﹖
那麼﹐朋友這回事真的很兒戲。
什麼叫「我從來也沒有真正的朋友」﹖知道嗎﹐這句話很傷真心把你當朋友看的人。
現在我才知道﹐我自己是多麼的可笑。

一直付出時間﹐一直付出真心。
這一切﹐原來在你眼中都是虛偽的表現。
難道見你有點怪﹐問一下是否不舒服生病了沒精神之類的話也是虛偽嗎﹖
早知如此﹐我就不自討苦吃了。

我明白﹐人會有壓力﹐人會有不開心的時候。
可是﹐我也是人啊。
別以為只有你是人﹐只有你有情感好不好。
別把所有事都往別人身上推。

這種事﹐這已經不是發生第一次的了。每次也是我先去找你﹐去開解你﹐你不覺得不公平嗎﹖
你說我是人渣。我沒有否認﹐也不打算否認。誰知道我到底是不是。
只不過﹐你對人渣的定義有點可笑。
只是偶然沒有話題﹐只是偶然不一起放學﹐只是偶然跟別人聊得起興﹐也是人渣了喔﹖
很可愛的孩子。
所以啊﹐你說我們這埋人渣團不適合你待。那是當然的喔﹐那麼幼稚的孩子是不適合在這圈子裡混的。明明很單純的一個小圈子﹐要被你搞得超不愉快﹐呃…雖然好像沒什麼人擔心啦。
一開始還有大家為你擔心一下﹐問一下你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現在呢﹖連我也不管了。
離開也許是好的﹐反正﹐沒什麼人會關心。
人渣﹐就是這樣的定義吧。

之後我最不爽的就是你說你那敗家的性子是我教出來的。
切﹐給我去死吧﹐我還未說我被你教壞。
不過啦﹐自問我敗家這點不很怪別人﹐因為﹐

有誰用搶指著你太陽穴要你敗家嗎﹖

要談敗家的話其實你比我強上好幾倍了。
我還有自制能力的說。買跟不買﹐我可以分得很清楚。
當然﹐我需不需要這是另一個問題了。

啊﹐昨晚熬夜把Liar Game看完了。
果然很討厭小直這種人﹐雖然換我做秋山我也不會不管她啦。
不過﹐那麼單純的相信別人的話﹐在這個社會是生存不了下去的喔。

之後看看我自己打了些什麼……
嗯﹐好長啊(遠目)
話說誰看到這一篇也沒所謂了。反正﹐我又不在意被人說我的不是。
我在意的是你﹐那個其實很寂寞的你。說穿了其實也只不過常找人開心的聊天的可憐孩子。
以上說的全是我的看法﹐不同意也沒所謂。
我也是發洩一下而已。
我也只不過是一隻典型到家的金牛啊……

當牛牛和不太熟識的人吵架時,他會開始把你當空氣,其實牛兒的內心還是希望能合好,只是找不到台階下。
太熟識的人…有黠在意這個。可是我們連架也沒吵喔﹐說我人渣這事我是上你的xg看才知道的說。
不過﹐把你當空氣﹐就是我們以後都不會再說話的原因嗎﹖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