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我這個星期就在行屍走腐般過著。
累。除了累﹐還是累。
就算是上歷史課和中史課也是很想睡啊…

最近的問題是那個人。
啊﹐不對。那不屬於我的問題。

說真的﹐我不覺得尷尬耶。老實說﹐我對她沒什麼感覺。若是要說的話﹐那就是對她有種討厭的情感吧。
不跟我說話﹐我能接受。不喜歡我﹐我能接受。反正我不期望所有人都會喜歡我。
但不要把問題全都推到我身上好吧﹖

不要說我沒理你﹐不要說我不跟你說話。
拜託。我不是那種超熱情的人﹐我不會主動跟別人搭訕。
要真的跟我說話的話﹐那麼﹐請先跟我說話。
別忘了﹐要跟我說話的人是你。

你說我只跟希談話﹐不理你。
好吧﹐我不否認。其實我想說就算是魏淑wan wan也沒多大辦法去插入我和希或和小小狼之間的對話。
那﹐何況是你。
別在魏淑和wing wing面前裝和我的交情很好。我說﹐你騙不了人的﹐也騙不了我。

我說﹐我覺得你很恐怖。騙你的。
只不過是一個不合格的騙子而已。
只不過是一個當朋友為利用工具但自身卻沒利用價值的生物。
啊﹐說你是騙子太抬舉你了﹐也太貶低騙子這個名詞了吧。騙子也要去用腦的啊。

所以說﹐不要再來煩我就可以了。
只要不關我的事﹐我就不會理。

《說謊的男孩和壞掉的女孩》真的很棒。
殺人和綁架很棒。
之後我很想殺人。騙你的。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