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就給杉田的聲音吵醒了。之後發現杉田不是睡在我身旁。(喂別給我想歪去了)
啊﹐如果杉田睡在我身旁多好呢。呃﹐我是說如果。
是真的話大概我會踹他下床之後去找菜刀再找地方把屍體埋掉才意識到我該很高興才是。(好長的一句<遠目>)
反正我就在六點半被包包中的杉田(這是啥)吵醒了。用唇堵住他的嘴之後就再去睡了。

再次被人叫醒不過今次不是杉田是老媽﹐半睡半醒之間搭車去吃藍藍路。
再在半睡半醒之間搭車去拜山。話說在車上打開著書又不在看那麼打開書來幹嗎…
搭的士上山。我未試過要特地跑去找的士來搭的﹐今次是第一次。
下了的士還要走回頭﹐那麼搭的士來幹嗎…
不管了﹐總之跟我媽在我的理論上吵了一輪。

再去油麻地配眼鏡﹐那間東東沒開門。回市中心修理就算了。
之後回市中心吃晚飯﹐買了一本教作文的參考書。話說那本書好像挺廢的樣子。
陪弟到冒險樂園洗錢﹐只能說我今天運氣真的很差。
到別府吃飯﹐那個人下錯了單耶。沒發燒吧﹐啊嗯﹖
話說蔡依琳來開什麼簽唱會﹐很多人﹐我沒興趣看就是。

回家打文沒靈感﹐明明在車上想到很多的說。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