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現在我很冷血。
看到爸媽在吵架時我還可以若無其事地吃著我的晚飯。
嘴角還要在微笑著。

初初他們在吵時﹐我問了一句﹐能吃飯了嗎﹖
看到媽在哭時﹐我只萌生了一個念頭。

去廚房拿菜刀。

不過很可惜﹐我家廚房是沒有菜刀的﹐好像只有一把生果刀。
啊﹐反正這頓飯我吃得飽就是了。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