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那天﹐要去上最後一課的拔尖。
說真的﹐我很不想去上啦。不過是最後一課﹐那我就免為其難去上吧。
更何況﹐寫家長信很麻煩。

七點左右就爬起床了。很睏的說。
八點很準時到了觀糖的藍藍路。
之後才發現款不來跟我吃早餐了……
在藍藍路磨時間﹐九點跟款去上學。

上完拔尖之後搭1A上日文。
跟小小狼到了課室門口卻遲遲也不入去。
反正也遲到了﹐也不差遲多一點吧。←藉口
在門口研究暑假上什麼課﹐找到劍道的時候我們很興奮。
之後得出結果﹐我們又蹺課了。
原來蹺課成了習慣。

跟小小狼一直磨到五點左右去搭車回市中心。
在元氣裡跟爸媽他們說我要去學劍道時﹐他們呆了。
嗯﹐是看著我呆了。

之後我媽說了一句﹕學劍道很貴的耶。
所以我就語重心長地解釋不用那麼多錢啦。
我爸也加嘴說﹕只要買竹刀的話就不太貴耶﹐一把竹刀很便宜。
當我充滿希望的看著我爸﹐他卻說了一句。
「搞不好被人砍兩下就不學了。」

這是什麼意思啊嗯﹖
是誰說我是這樣廢柴﹖
我知道學日文那兒是失敗了點……可是也不需要這樣評定我吧…

話說跑去看了魯魯修。
魯魯好帥﹗(如果你當晚在我家的話﹐你會看到一隻熊貓在廳裡對著電視雙眼冒心)
之後他那句“Checkmate”好棒。結果我愛上了這句﹐雖然我不太懂下西洋棋。
但當時啦﹐我聽到這句的腦袋只想到仁王去了……那個叫Checkmate的仁王夢啊……
大概﹐之後我去信和的話﹐連魯魯也一起敗吧。
銀魂就很少敗了﹐嗯。
最近在敗網王和薄櫻鬼。

嗯﹐結束了喔。
話說以上都是說昨天的﹐今天的沒什麼好說。


秘密